想找工作嗎?想求職嗎?工作種類有酒店小姐酒店兼職工作,請點進來讓你了解酒店公關,伴遊小姐,按摩小姐,指壓小姐,女兼職,服務小姐,指油壓,伴唱,卡拉OK,美容的管道。

一個台北指壓小姐的故事

來源: 台北指壓小姐 發佈時間: 2010/11/22 下午 05:19:54 流覽:  返回 打印

  我初到美國的時候,經常在華文報紙《世界日報》上面看到這樣的廣告:“洛城大型指壓中心,誠招年輕貌美懂國、粵及簡單英文台北指壓小姐,保證月薪1萬至2萬元以上,不靚勿擾” 、“XX指壓中心,提供'三溫暖'服務,包您滿意。”、“大華指壓,價格優惠,服務熱情,色免。 ”

  我不知道“指壓”是什麼?更不理解從事“指壓”怎麼會有那麼高的美金收入。過了不久,我就明白了,所謂“指壓”,就是“按摩”的意思。洛杉磯有許多這樣的指壓中心,就連阿凱地亞市也有不少。這裡的台北指壓小姐,大部分是來自大陸、香港、台灣和南韓及越南的妙齡亞洲女子,當然也有不少“老美”和“老墨”(墨西哥人)。而最受客人歡迎的,是來自中國大陸的女孩兒。實際上這些“台北指壓小姐”所做的工作,和國內的那些“桑拿”按摩小姐沒有什麼區別。至於什麼是“三溫暖”,我至今也沒有弄明白。

  那天,我的家就住進來了一個房客,是一個名字叫“歌瑞絲”的台北指壓小姐。她是開著“奔馳”車來的,那輛紅色的“奔馳”跑車非常乍眼。太太說她每次看見這輛車時,不知為什麼,她的心都在“突突突”地跳。歌瑞絲是國內黑龍江省人,今年25歲。那是一個臉蛋兒長得非常漂亮的女孩子,皮膚細嫩又非常白皙,她差不多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,曲線非常美。自從我來到美國,在“老中”的圈子裡,我很少看見這樣好看的女孩兒。後來我才知道,來美國之前,歌瑞絲在深圳的一個叫“大海浪”的桑拿里幹過三年。兩年前她來到洛杉磯的帕薩地那市探望她的姨媽和姨夫。姨夫和姨媽對她的要求非常嚴格。尤其是姨夫,叮囑她不准一個人四處亂跑,絕對不許和隔壁的那兩個“不正經的” “老美”和“老墨”鄰居說話,說是怕她上壞人的當。姨夫還指示她在家每天修剪一下院子裡的花,給草地澆澆水,看看華語的電視節目,看看華文報紙,看看那些“在國內看不到的新聞”等。歌瑞絲對新聞不感興趣,倒是覺得那些五花八門的廣告很有意思。回國的時間到了,姨夫把她送進洛杉磯國際機場候機大廳,交給了她一些錢,叮囑她回去後要好好照顧爸爸媽媽。姨夫走後,歌瑞絲並沒有乘飛機回國,而是搭車來到了阿凱地亞市的“洛城指壓中心”。

  後來,台北指壓小姐給姨媽和姨夫打電話,告訴他們“我已經順利地回到了家”。成為我家的房客之前,她一直住在距阿凱地亞比較偏遠的愛爾滿地市的一間小出租屋裡。歌瑞絲每天晚上出去工作,白天在家裡睡覺休息,有時也做些公共部分的家務,還經常自己動手給我們包我們特別愛吃的芹菜餡兒的餃子,有時也向太太和兒子請教英語。除了太太莫名地警告十九歲的兒子不許他和她單獨聊天和外出外,我們相處得很融洽。歌瑞絲偶爾會打個工作電話,沒有人給她打電話進來。她說她從不給她的客人留電話。客人也不知道她住在哪裡,很多客人喜歡找她服務,但都是在工作時間之內。歌瑞絲對我說,她在深圳有個男朋友,在深圳最高樓——賽格廣場上班。她很想念他,希望他也來美國,但是現在條件還不成熟。再有半年的時間,等她買一個小“浩司”,她就可以獲得一個臨時身份,那時候再想辦法把他接過來。

  有一天晚上,她早早地回來了,對我們說她已經辭工了。我問她,你幹得好好的,為什麼要辭工呢?淚水在歌瑞絲的眼窩兒裡直轉圈兒,終於止不住淌了下來。說,就在剛才,她的指壓屋裡來了一位喝得爛的客人把她給強奸了。

回到列表